• <dd id="uu00m"><optgroup id="uu00m"></optgroup></dd>
  • 為愛上色劇情介紹

    根據Indigo的小說"????????????"改編當一個年輕的藝術家"Paab",不得不面對一個貪婪的婚禮策劃人"Maze",故事不會輕易結束;因為他無意中成為了另一方的雇員,以清償累計的債務。天 詳情

    我是中國娃,愛講普通話 黑板報資料(四年級)急??!

    普通話是現代漢民族的共同語,是現代漢語的標準語,是現代漢民族各方言區之間進行交流的工具,也是我國各民族之間進行交流的工具,即我們國家的通用語言。我國《憲法》總綱第十九條明確規定:“國家推廣全國通用的普通話?!?001年1月1日起施行的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》明確了普通話作為國家通用語言的地位。 新中國建立以后,語言文字規范化工作受到高度重視。1955年,“全國文字改革會議”和“現代漢語規范問題學術會議”在北京召開。這兩個會議確定了現代漢民族共同語的名稱、定義和標準,將它正式定名為“普通話”,意思是“普通”“共通”的語言,同時從語音、詞匯、語法三方面確定了普通話的內涵,即“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,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,以典范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范”。 普通話就是現代漢民族共同語,是全國各民族通用的語言。普通話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,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,以典范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范。 “普通話”這個詞早在清末就出現了。1902年,學者吳汝綸去日本考察,日本人曾向他建議中國應該推行國語教育來統一語言。在談話中就曾提到“普通話”這一名稱。1904年,近代女革命家秋瑾留學日本時,曾與留日學生組織了一個“演說聯系會”,擬定了一份簡章,在這份簡章中就出現了“普通話”的名稱。1906年,研究切音字的學者朱文熊在《江蘇新字母》一書中把漢語分為“國文”(文言文)、“普通話”和“俗語”(方言),他不僅提出了“普通話”的名稱,而且明確地給“普通話”下了定義:“各省通行之話?!鄙鲜兰o三十年代瞿秋白在《鬼門關以外的戰爭》一文中提出,“文學革命的任務,決不止于創造出一些新式的詩歌小說和戲劇,它應當替中國建立現代的普通話的文腔?!薄艾F代普通話的新中國文,應當是習慣上中國各地方共同使用的,現代‘人話’的,多音節的,有結尾的……” “普通話”的定義,解放以前的幾十年一直是不明確的,也存在不同看法。新中國成立后,1955年10月召開的“全國文字改革會議”和“現代漢語規范問題學術會議”期間,漢民族共同語的正式名稱正式定為“普通話”,并同時確定了它的定義,即“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,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”。1955年10月26日,《人民日報》發表題為《為促進漢字改革、推廣普通話、實現漢語規范化而努力 》的社論,文中提到:“漢民族共同語,就是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、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的普通話?!?956年2月6日,國務院發出關于推廣普通話的指示,把普通話的定義增補為“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,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、以典范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范?!?這個定義從語音、詞匯、語法三個方面明確規定了普通話的標準,使得普通話的定義更為科學、更為周密了。其中,“普通話”二字的涵義是“普遍”和“共通”的意思。 不愿說普通話的原因相當復雜,歸納起來,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。 一、受“從眾心理”、“趨同心理”的支配。因為周圍沒有形成說普通話的風氣,有些人害怕說普通話不能被別人理解,會招來諷刺、打擊,所以不愿意做“出頭椽子”,采取隨大流的態度;有的教師在課堂上能說流利的普通話,下課及其他交際場合卻都說方言,生怕說普通話被人認為出風頭,難以合群;有些干部擔心說普通話會被人看成打官腔,讓人失去親切感,使自己脫離群眾。在這種從眾、趨同心理的支配下,常出現這樣的情況,在進行社會交際時,如果對方說方言,另一方就也用方言與之攀談,覺得這樣似乎更容易接近些,更親切些。因此,許多人進行社會交際時不愿意說普通話。 二、受“方言優越感”的影響。有些大都市的人,由于自己所處的城市經濟建設、科學文化等諸多方面都處于全國領先地位,因此產生了一種優越感,覺得自己高人一等,所以他們在與外地人交際時不說普通話,用說方言來表現這種優越感。 三、有些人頭腦中根本沒有語言文字的規范意識。他們不知道推廣普通話是由國家憲法所規定,是我國的一項基本國策,不懂得在推普問題上也要履行公民義務,也要遵守國家法規,他們錯誤地認為說不說普通話是個人行為,與他人無關。因此,他們在應該說普通話的場合根本意識不到使用普通話,而是隨心所欲地讓方言大行其道。 四、還有一些人因為平時不經常說普通話,所以不能用普通話流暢地表達思想感情,他們總覺得說普通話很別扭、不習慣,影響表情達意,于是就不大愿意說普通話,有時開頭說的是普通話,說了幾句覺得不方便又改說方言。也有一些人因為普通話說得不好,害怕出丑,害怕被人笑話,干脆就不說普通話。 山村大嫂爭學普通話 石家莊日報訊 “ben———pen,ma———fa”。8月9日,從贊皇縣上段村口的小學教室里傳出一陣陣學漢語拼音聲。走進教室一看,學拼音的不是小學生,而是一群農婦們。一打聽,才知道這是上段村舉辦的普通話短訓班。



    文玩核桃一二年以后為什么不愛上色呢

    因為你變了

    猜你喜歡

    99热久久欧美精品在线,亚洲不卡av一区二区三区,好看的原创国产漫画,成人午夜手机在线观看,主播 日韩 国产 亚洲,美版午夜凶铃2在线观看免费观看,国产萝莉肛交磁链,国产网红COS了在线观看